标王 热搜: 假发  头发  猪毛  毛发  收头发  羊毛  接发  发制品    毛发移植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假发 » 正文

开在肿瘤医院旁边的假发店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4-14  浏览次数:7
核心提示:北大肿瘤医院向西,隔着马路远远地就能看到一排平房上红色的假发两个字。推开门,正巧碰见店主王峰忙着修剪模特头上的一顶假发。
 北大肿瘤医院向西,隔着马路远远地就能看到一排平房上红色的“假发”两个字。推开门,正巧碰见店主王峰忙着修剪模特头上的一顶假发。

这间屋子三面墙都摆满了假发,有的是用来试戴以决定发型的,有的是做好了等顾客来取的,一个柜子顶上写着“化疗专用无菌网”。余下的空间摆了几把宽大的椅子,因此显得有些狭小。跟王师傅说明了来意之后,他招呼我们坐下。旁边还坐着一位大娘,看起来大约六十多岁,她叫刘凤(化名),是看了前些天报纸的报道,专程来找王师傅做假发的。她看起来挺精神,留着短发,我以为她并不是病人。

“嗨我都得病好几年了,这头发是化疗完重新长出来的。”她告诉我,“这不春天了嘛,有一些同学聚会什么的,我就想着来做一顶假发。”最近像她这样拿着报纸慕名前来的顾客有很多,王师傅说他也很受鼓舞。这家开在肿瘤医院旁边的假发店,多年来给大量因化疗而失去头发的病人制作假发,因而在癌症患者中声名远播。

王师傅告诉我们,他们的亮点就是可以给客人定制设计头发,还可以拿回来保养。“买假发不能着急,客人来了我们要先跟他沟通,看他想要什么样的头发,看看他以前的照片。”正说着,刘凤拿出手机,找到了她从前的相片。“嗯还挺精神利索!头顶上打满一些,下巴就显尖了。”他这样建议。

王峰今年55了,头发已经银白,发型精干,穿着牛仔裤黑夹克,站在一进门的空地上,弯着腰来回摆弄架子上那一顶假发,反复地喷水,修剪,地上落着一绺绺头发,就像给真人理发一样。

这个过程中,陆续有几对顾客推门进来。一位面目清秀的姑娘套着帽子由姐姐陪着进来,她对照着以前的照片,试了好几顶假发,认真端详着镜中的自己。一个中年女性由丈夫陪着来挑假发,她还没开始化疗,问店员:“戴假发能不能不把头发都剃掉?留一些,我有点接受不了。”还有一个老奶奶,老伴陪着,她想要一顶人造的假发,但是店员告诉她这里的假发都是真人头发织成的,她说她有点接受不了戴着别人的头发,很快就离开了。

王师傅终于剪好了那顶假发,带着刘凤去隔壁理发的区域试戴头发,这里宽敞多了,就和一般的理发店和一样,几面镜子几把大椅子。假发有种神奇的效果,虽然只在头顶,但戴上之后,整个人都看起来不太一样。老奶奶年轻了很多。头发后面有一点长,王师傅帮她做了最后的修剪,叮嘱打理事宜,告诉她以后想剪还可以找他来剪,第一步不能搞得太短了。送到门口,王师傅拿出一束花,送给刘凤,“祝你天天好心情!”



最初王峰是做美发的,打拼多年也是小有名气,有几家自己的美发店。北大肿瘤医院这家就是大约二十年前开起来的,当初就是一家普通的理发店。由于位置特殊,有时候就会碰到病人戴着假发来,让王师傅修一修剪一剪,“那是随意买的假发,我们一眼都能看出来。有时候聊天,我就问,这么假的假发你怎么还戴呢?病人就吐露出,他们是想要原来那样的,但是,做不了。”这样的客人见得多了,王师傅渐渐明白,他们需要更逼真的假发。

有一次,一个顾客戴着别的地方买的假发来找他剪个发型,那个假发是化纤做的,“我说这是化纤做的,也不能烫也不能染,剪不出你所想要的。她说那就简单修一下吧。我就说好,准备摘她的头发,拿下来剪。她说别动,你给我找个单间。”女孩一个人进去,把门关上,出来的时候戴着帽子,把假发交给王师傅,连男朋友她都不让进去,不愿意被看到她光头的样子。“这时候我就想,假发对他们多重要。这些事你不去想还好,碰到越来越多,想得多了,心里面就受触动。后来我就想,能做成跟原来一模一样的,让别人看不出来的,真人的头发,不显假,该多好啊。”

从此王峰开始全国各地跑,到处学习制作假发的技术,设计头套,寻找优质的头发来源,和专门的工厂合作钩织头发,花了很多年的时间,最后建立了一个从头发采购一直到最后销售的完整链条,他可以完全把握假发的品质。

曾经有一对父女,从新疆来找他,父亲不长头发,戴着一个帽子,女儿因为天生不长头发,在学校被同学欺负,抓她的假发玩,换了很多学校。小女孩十三四岁了,缩在爸爸身后,怯生生的,王师傅说,“我小时候也老实,知道被人欺负是什么滋味。当时我就下定决心,要给她做一顶好假发。”那一年他的技术还不是很完善,他对小姑娘说,“现在我可以帮你修剪假发。以后你有需要还可以来。明年来,我会做好的。”小女孩连着来了三年,第二年王师傅的体系已经完善了,他为这个小姑娘一共做了三顶假发。

这几年来,王峰专注于做假发,完全抛掉了美发的生意。而他的顾客也以癌症患者为主,相比于普通人买假发是为了好看,癌症患者更多地只是想找回曾经的自己。“有的是自己生病了,不想让父母知道,怕他们受打击的;也有三十多岁的妈妈,不想让自己的小孩知道的;还有的曾经长发飘飘,现在没有头发了,没法面对这个现实;还有那种年纪轻轻就生病去世了,父母为他做一顶假发想让他走的时候好看一点的……”


王师傅也常常会遇到那些刚得病不久,还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,情绪非常低落的病人。“前几天有一个病人,丈夫陪着来的,在店里剃头,一推子下去,她眼泪就下来了。丈夫也跟着哭,店里的员工也都哭了。”

所以,现在王峰觉得自己不仅仅是在做假发,很多时候也要为病人疗伤。客人往往看起来表面上没什么,但是一旦聊起来,就会发现他们内心其实很焦灼。这个时候王师傅就安慰他们,“接触的多了,也对癌症有了了解,就告诉他们怎么调理身心。告诉他们不要叹气,从养生上说,叹气是不好的。”有时候客人需要,就陪着聊天,“聊半个小时,一个小时,甚至聊半天的都有。”有一个内蒙古的病人,在这边看病把钱花光了,交不起房租,王师傅让她在自己家里住了一周,还给她熬汤喝。

下午的时候,店里来了一个内蒙古的姑娘,名字叫王露(化名),她穿着一身白衣服,短发柔顺,不说的话真看不出来她戴着王师傅做的假发,也看不出来她的病已经很重了。王露一个人在北京看病一年多了,乳腺癌,做了手术又复发了两次,癌细胞控制不住,现在又扩散到了肺上。“每次我听到坏消息的时候,都对自己说,’已经这样了,还能怎么样。’就是一定不能放弃。”

她和王师傅是在朝阳区的分店认识的,王师傅帮她做了假发,还把她送回家里。她有时候一个人在医院里特别无聊,有时候就来王师傅店里聊聊天,连网下载一些电影。“当你生病了,就特别需要别人的关心,也很容易信任别人。”

我问王露假发对她来说有什么作用,她说:“本来你已经有病了,你心里就特别自卑。别人多瞅你一眼,你就会把它想得特别复杂。但是我戴上这个假发,你们根本就看不出来。然后我又不说我有病,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一个病人。就是说,戴上假发就有自信,有自信不就开心了吗。以前就是不敢坐公交车,不敢去人多的地方。现在哪都去,因为又有头发了就跟之前是一样的。所以说假发真的很重要。”



经过这些年的发展,王峰的假发店在北京已经开了近十家分店,都开在医院旁边,方便患者前往,遇到路远的病人,店里可以开车接送。他还设立了一个假发慈善项目,每个月提供十个名额,给困难的患者免费送一顶经济款假发。

下一步他准备在全国开分店,上海的两家店面已经选好了。平时王师傅就在不同的分店之间来回奔波,他笑称自己是个工作狂。而现在假发的业务也还在完善当中,像慈善假发和送花的项目都是近期才有的。而且他还在不停地培训新的员工,他坦言,技术都没问题,但是传递关心顾客的理念却很难。

我问他现在有这么多员工了,他还会自己上手做假发吗。他说常常有人约他,指定要他做假发的发型,“我要放掉了就没有意思了,就没有成就感,客人也不会夸你,也不会感动你。就像处朋友一样,每一次客人走了,他开心,他开心我也开心啊,我生活天天开心。你看我剪真人头发,剪一般的发型,他了不起说一句:‘王师傅我走了,下一次还找你。’那种成就感和这个两码事,我这个成就感,他很感动,他握手,他夸你,说出内心的话,谢谢你啊王师傅。”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中国毛发网动态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
行业图标